藤岙信息门户网
藤岙信息门户网>文化 >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此生命定,我就是个莫高窟的守护人

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范进士,出生于北平,在上海长大,1963年从北京大学历史考古系毕业后,与莫高窟建立了终身关系。50多年来,从年轻到满头秀发,她一直致力于莫高窟的可持续利用和保护,被誉为“敦煌之女”。

我第一次去敦煌是在1962年8月。我跟着苏白先生和几个同学做毕业练习。第二次去敦煌,只有我和马世昌。我心里知道,这次我去敦煌,我没有在那里呆几个月,而是在那里住了很长时间。

火车在河西走廊行驶,经过武威、张掖和酒泉。偶尔,你可以看到茫茫戈壁沙漠中遥远的绿洲。你离敦煌越近,你就越感到荒凉和孤独。

我记得经过三天三夜的长途旅行,火车到达了柳媛。当时,敦煌没有火车站。离敦煌最近的火车站是柳园火车站。从柳园到敦煌还有130多公里。这段路上没有火车,只有汽车,旅途崎岖不平。我记得我第一次去敦煌的时候,我也路过柳媛。这次到达柳园时,我们乘坐敦煌文物研究所的运煤车,沿着高速公路继续向南行驶。一路上,我们只能看到无尽的沙丘和戈壁。

敦煌三维山孙志军/摄影

当卡车进入一个南北长超过2000米、东西宽约300米的山谷时,它接近了莫高窟。当我到达敦煌文物研究所时,我的腿麻木了,我的眼睛眩晕了,我几乎摇摇晃晃地下了车。去敦煌的两次旅行完全不同。唯一相同的是,当我再次来到莫高窟时,我仍然渴望进入洞穴,看到洞穴中的壁画。

那时,我刚刚走出学校,学习考古学。我对佛教艺术知之甚少。石魏翔先生第一次向我们介绍石窟的印象仍留在我的记忆中。那些早期的壁画是狂野而温暖的土红色调,辉煌的唐代靖边画和绿松石风景,各种极富想象力的构图和造型,色彩斑斓而华丽的色彩和阴影,所有这些我在北京大学的考古课上从未见过。只要我认为到目前为止只有少数人能够看到这么多不同朝代的壁画和雕像,我就感到莫名的兴奋和喜悦。

第45洞的雕像极其精美。它是整个莫高窟中最精美的菩萨雕像。站在这些雕像前,你会觉得菩萨和普通人之间的隔阂消失了。菩萨看起来温柔善良,就像一个美丽纯洁的女孩,有着双髻,美丽的眉毛和太阳穴,微微颔首,迷人的姿势,丰满的脸颊,眼睛望着,嘴角似笑非笑。菩萨看起来像一件无袖薄纱连衣裙,上身赤裸,脖子圆圆的,自然地绕在肩膀上下垂。薄纱连衣裙上的彩色花朵依然鲜艳如新,一朵朵点缀在丝绸般的连衣裙上。菩萨赤脚站在圆莲台上,不同于龙的八部分和海洋的金刚。他们似乎是有血有肉和世俗感情的人。

涅槃佛(中唐)莫高窟第158窟孙志军/摄影

禅宗(北魏)莫高窟第259洞孙志军/摄影

112洞的“反弹琵琶”是敦煌著名的标志性壁画,也是敦煌艺术最具代表性的形象,我以前在画册上见过,但现在它近在咫尺,我觉得完全不同。这幅画展现了词人乐天无忧无虑、优雅大方的样子。一个接一个,他从臀部跳出来,旋转身体,飞向空中。他表演了独特的“弹回琵琶”的技巧,仿佛能听到飞行中吊坠和手镯的叮当声。这一刻被天才画家永远铭记在墙上。整个唐朝的繁荣时期似乎也在这一刻被固定下来,时间和空间似乎被色彩和线条凝固了,成为一个永恒的时刻。

当我第一次看到《反弹琵琶》时,我非常惊讶。这幅壁画比我想象的要小得多,但也比我以前在画中看到的要生动得多。这是一幅中唐壁画,是世界上唯一的珍宝。它在那里已经有一千多年了。虽然洞穴外面是自然条件恶劣的戈壁沙漠,但正是因为壁画的存在,这个只能容纳两三个人的小洞穴才显得雄伟壮观。这就是我当时的感受。从一开始,我就觉得整个莫高窟似乎是一个人类生存的博物馆。命运的安排让我置身于这些伟大的艺术面前,这里的一切对我完全开放。

这位弹跳式琵琶舞者表演了唐代的音乐和舞蹈。这是最生动的时刻,一个高潮。女孩的身体丰满、舒适、美丽,皮肤像雪一样,面部表情专注。她温柔的腰和胳膊体现了西亚女性的含蓄和无拘无束的特点。这位艺术家的技艺高超。站在壁画前,他感觉好像音乐从墙上流了出来。仔细看,我能感觉到她的肌肉弹性,也能感觉到她轻微的呼吸。对于我们来说,很难知道是否真的有一个胡姬,她唱歌跳舞跳得很好,而且一开始作为一个模特很优雅,还是完全是因为画家们的想象力和天才的创造。“反弹琵琶”已经成为大唐文化的永恒象征。几个世纪后,唐朝的音乐和舞蹈在这一刻凝固了。还有散落的鲜花,婀娜多姿的飞翔,让我忘记我在北京西北几千里之外。

莫高窟第285窟,伏羲女娲图(西魏)孙志军/摄影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特别喜欢在黄昏时爬三维山。三维山正对明沙山悬崖上的石窟,在那里可以看到整个莫高窟。当我第一次看到悬崖上的莫高窟时,密集的洞穴像蜂巢一样散落在悬崖表面,像成百双眼睛,每双眼睛都充满沧桑和神秘。敦煌的天空非常蓝。这种蓝色不同于北京。它更纯净、更宽广、更强大。没有沙漠,你不会知道世界上有如此深邃而遥远的蓝天。我有时会坐半天,在太阳落山之前,月亮不知不觉地升起,我可以看到太阳和月亮一起发光。

星空下莫高窟前的部分沙里塔孙志军/摄影

在莫高窟这样的自然环境中,我经常想起李商隐的一首诗:“天将怜悯幽草,大地将恢复往日的辉煌。”夕阳依旧,但人们不再是昨天的人,多少人早已消失在浩瀚的历史中。人其实很小。人们一生中能做的事情很少。我们都只是路人。

当我第一次到达莫高窟时,我经常想知道为什么沙漠中有如此精彩的石窟艺术被世人遗忘。为什么敦煌似乎已经被遗弃在这里几个世纪了?壁画和彩色雕塑创造的佛教世界是什么样子的?这里发生了什么事?莫高窟在丝绸之路沿线这个曾经重要的城市的使命是什么?这些辉煌的壁画和彩色雕塑究竟是如何创造出来的?谁画了那些精美的壁画?谁首先建造了这些洞穴?它在未来是如何发展的?她是如何在历史的记忆中迷失的?一千多年前的画家是如何一个接一个地创造出如此辉煌的佛教世界的?盘腿弥勒佛菩萨坐在275洞的双狮座上,上身半裸,三个珠宝王冠,一个三角形靠背,显然是犍陀罗的艺术风格。272洞赤脚莲花两侧的菩萨有一张丰满的脸和夸张的胸部,这似乎是印度雕像的艺术风格。洞穴407中的沉箱图案是一朵八瓣双层莲花。在圆形莲花的中央有三只旋转的兔子。这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这些问题每天困扰着我。

莫高窟第217窟,《无限生命之书》(唐代)孙志军/摄影

所有这些都向我传达了一个强烈的信息,那就是敦煌的空间意义非凡。这里封闭的是丝绸之路上东西方文化交流的神秘。它是人类艺术和文化的独特宝库。也许,我奉献了一生的时间,也可能无法穷尽它的答案。

我去敦煌的主要任务是从事石窟考古,特别是做一份敦煌石窟考古的报告。制作石窟考古报告记录所有石窟遗迹,并成为敦煌石窟真正永久的科学档案,是一项复杂的工程。很难想象。难点之一是多卷考古报告的编排和风格。第二个困难是石窟的测绘。第三个困难是生产资料的提取和复杂的内容记录。第四个困难是编纂考古报告的工作量相对较大。

经过多年的思考和研究,各学科的合作,团队的不断壮大,经过反复修订,敦煌石窟多卷本全集第一卷《莫高窟第266-275窟考古报告》于2011年出版,这被认为标志着石窟考古的一个新阶段。

我1963年来到敦煌工作,直到2011年我才出版了第一卷敦煌石窟完整作品的考古报告。我感到极度内疚和惭愧。令人欣慰的是,考古报告的出版得到了国内外学者的认可。考古报告第一卷是敦煌莫高窟世界文化遗产和敦煌石窟其他科学档案的永久保存和保护。促进了对敦煌石窟文化遗产的深入研究,满足了国内外学者和学术机构对敦煌石窟的需求。在石窟逐渐恶化甚至坍塌和破坏的情况下,它为全面恢复提供了基础,并使之成为可能。

第一卷考古报告的出版也为敦煌研究院今后继续编纂各卷敦煌石窟全集奠定了基础。为其他文物机构编辑出版石窟考古报告提供了参考。今后,敦煌石窟的完整作品将被作为敦煌研究院的“世纪工程”,并将一个接一个地不断、不间断、坚持不懈地完成。

我认为世界上有永恒,那是一种精神。

每天都有这么多的人来到敦煌守卫莫高窟,遇到佛经和佛像。他们的精神来自对敦煌石窟艺术的热爱和对这一事业的不懈追求。这个追求的过程在某种程度上与佛教徒的信仰非常相似,因为它也是一个需要“给予、遵守戒律、宽容、勤奋、冥想和般若”的过程,需要不断的超越和智慧。

佛教化缘包括“经济化缘”、“佛法化缘”和“无畏化缘”。如果我们看看佛教的“布施”,敦煌莫高窟的保护超越了世俗的名利,在困难的情况下保持平静。它也是一种“施舍”和“无畏的施舍”。敦煌位于西北沙漠,远离城市的繁荣。莫高窟是一片净土,是不可复制的人类遗产。在这里工作的人肩负着文化的使命,需要高度的修养。他们必须能够做或不做某事来“遵守戒律”。莫高窟的人们坚守沙漠,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被指控。有时他们可能不得不处理不公平和不合理的待遇,以“忍受羞辱”。任何对莫高窟有益的工作都是“勤奋”,并将竭尽全力完成。几十年来,画家们日复一日地复制壁画,注重线条和笔触,以不可动摇的态度应对快速发展的世界和外部世界的诱惑就是“冥想”。广泛阅读,提高知识,陶冶情操,陶冶情操,使事情变得方便,理解一切,从生活中的无知和烦恼走向智慧和觉悟的生活,难道不是对“般若”境界的追求吗?

敦煌莫高窟北区窑洞群孙志军/摄影

敦煌莫高窟的保护、研究和推广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需要不断的探索和探索。这不是几代人或几十年就能完成的事情。这需要几代人的不断努力。这项任务艰巨、复杂、具有挑战性,而且永远不会结束。

我感到非常幸运,我能把我的一生奉献给敦煌莫高窟的保护,并为人类如此独特的伟大文化遗产服务。如果我还有别的选择,我会选择敦煌和莫高窟。

本文摘自2019年10月译林出版社第一版《我的心回到敦煌:范进士的自我报告》。